环卫工接水遭拒不仅是道德问题

7月1日上午,浙江湖州市长兴县一名环卫工人,去当地一家农业银行讨水喝遭拒,并被银行职员拉出门外。事件发生后,银行专门开设微博对情况进行说明,行长带队上门道歉,沿街100多商户也自发设置免费供水点。

虽然令人遗憾,但事件发生后,银行的道德自律,沿街商户的道德自觉,在这炎热夏天,仍给人带来一丝难得清凉。这说明,在主流层面,我们这个社会还是充满着人性的正能量的。

不敢保证,环卫工接水遭拒事件还会不会发生;但我知道,这一事件难从根本上改变环卫工不被尊重的事实。回到事件发生的原点,环卫工接水为什么会遭拒?在许多人看来,这不就是一杯水嘛。话是如此,但若这杯水里掺杂进其他内容,那就可能是传说中的“重水”了。不妨作个假设,如果当初讨水的不是环卫工人,而是一名衣冠楚楚的绅士或者官员,恐怕就不会遭遇生硬拒绝而是笑脸相迎了。这就是一种身份差异产生的地位差异,那位银行员工当时拒绝环卫工人接水,恐怕就多多少少存在一种身份的优越感。

这些年来一直强调劳动平等,当年刘少奇和时传祥握手时讲的那句“我是国家主席,你是掏粪工人,咱们只是分工不同,都是在为人民服务”,震烁至今。现在看来,劳动平等虽然讲了几十年还得一直讲下去。而且就当下现实看,在功利主义影响下,劳动不平等还有逐步加剧的倾向。银行员工和环卫工人,说起来都是劳动者,但无论形还是神,都有着本质差距。这种职业不平等扩散开来,也就是孙立平先生所说的阶层断裂,以及由此产生的“精英的傲慢”。这种傲慢,也未必是银行员工有意为之;可怕也正在此处,这种骨子里的傲慢让职业平等成了一句空话,给社会和谐平添了若干阻力。

现在,当事银行道歉了,可骨子里的傲慢会消除吗?行业之间存在不平等,行业内部同样存在不平等。这种逐步扩大化的内部不平等,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员工的人格分裂,体现为对上的“媚和忍”与对下的“冷和欺”。比如说那位当面向环卫工人道歉的银行员工,到底是心服于行长的教育,还是慑服于行长的权力,恐怕很难说得清。

因此,环卫工接水遭拒不仅仅是道德问题。银行的道歉,经营户自发起草的“为环卫找个歇脚处”倡议书,设置的“环卫工人免费供水点”,都体现了一种人性的美丽。但劳动不平等,却不是这么简单就能解决的。从根本上讲,还是要有一个“分工有不同、劳动无贵贱”的社会氛围,真正从“名实”两个维度提高环卫工人的社会地位。